• 主页
  • 他是锦衣卫中的「非主流」,不爱绣春爱画春

他是锦衣卫中的「非主流」,不爱绣春爱画春

今天提起明朝的锦衣卫机构 ,大家都不陌生。在大量影视剧的演绎下,他们是一群凶神恶煞,无恶不作甘做东厂宦官鹰犬的「大坏蛋」。他们个个身穿飞鱼服,腰别绣春刀,飞檐走壁,神出鬼没。整个国家没有他们不知道的秘密。上至文武百官,下到黎民百姓。提之无不噤若寒蝉,见之便知大祸临头。

当然这其中有影视艺术的夸张成分,但整的来说锦衣卫在明一朝。确实充当了「秘密警察」的角色 ,这些特务大都是一些心狠手辣之辈,做了许多不为人知的血腥事件。可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了」,天天玩刀的「刽子手」中竟然出了个玩笔桿子的大画家。更神奇的是,他还不是锦衣卫这个国家杀器中籍籍无名的一般小喽啰,他就是历经明成化、弘治、正得三代的锦衣卫指挥使--吕纪。

这个锦衣卫指挥使可了不得,虽说只是三品,可却是直接受皇帝指挥的特权机构的第一人,一品大员在他面前也是不值得一提,这就好比国民党特务戴笠,大名鼎鼎军统局的大老板,死的时候才混成一个中将军衔,还是自己死乞白赖求蒋介石才谋得的。但是国民党党政军中谁敢不拿正眼瞧他呢?《明史》记载:「明初 ,置拱卫司,秩正七品,管领校尉,属都督府。后改拱卫指挥使司,秩正三品。寻又改为都尉司。洪武三年,改为亲军都尉府 ,管左、右、中、前、后五卫军士,而设仪鸾司隶焉。四年,定仪鸾司为正五品,设大使一人,副使二人。十五年 ,罢仪鸾司,改置锦衣卫,秩从三品……」

就是这样一个权势滔天的人物,走到这样的人生高度,凭的竟然不是大家想像的天下无双的武艺,冠绝群英的智慧,残酷冷血的心肠。而是以画画被召入宫,值仁智殿,授锦衣卫指挥使。擅花鸟、人物、山水,以花鸟着称于世。

吕纪是明代与边景昭、林良齐名的院体花鸟画代表画家。其绘画风格可分为两大类,一类是以水墨为主略淡彩,用笔较为豪纵,另一类则是设色浓丽,用和工致,具有富丽的宫廷装饰趣味。吕纪由水墨淡色画转为工笔重设色画,更直接的原因是为了适应不同皇帝的不同口味,具体说来就是弘治皇帝朱祐樘的欣赏口味不同于他的父辈成化皇帝朱见深,从而造成了吕纪多画凤凰、雉鸡、仙鹤、孔雀、鸳鸯之类 ,杂以花木草石,具有生气。

工笔着色与水墨写意能,并善于将两体结合。吕纪初学唐宋各家和同时代的边景昭 ,后形成自己的风格 。他的花鸟设色鲜艳,生气奕奕,被称为明代花鸟画第一家。据说吕纪在画作上常用寓意手法对皇帝劝谏,皇帝知其用心,曾说:「工执艺事以,谏吕纪有之 。」其代表作品有《新春双雉图》、《桂花山禽图》、《残荷鹰鹭图》、《秋鹭芙蓉图》、《狮头鹅图》等。

吕纪的花鸟绘画,水墨淋漓,气势宏大,甚至是日本屏风画的来源之一。《柳荫双鸭图》和《幽涧双鹭图》曾在日本出版的《听松清鉴》中着录,郑振铎在上世纪四十年代遍访流传在海外的中国名画,并在其所编的《域外所藏中国名画》中收录。吕纪的两幅作品不仅是明代全景花鸟画的杰作,也是中国绘画影响日本绘画的证据代表作。

当然也由于他高超的绘画本领,让他没法向他的前辈纪纲、马顺之辈以「杀人恶魔」的称号流传后世,使其在历史上掩盖了他锦衣卫指挥使的荣光,现如今大家谈其他更多是他的宫廷工笔画,喜闻乐见的也是他流传后世的画作精品。他的锦衣卫同行们用自己的双手在保护国家安危的同时也犯下累累血债,他却不走寻常路,用同样一双手,妙笔生花。正可谓手是好手,就看你拿他来做什么呢了?